新闻中心

服装品牌:互联网时代下拼情商 会让用户爱上你

发布:2017-05-16      点击:1227

  互联网思维是要能打动、抓住用户的心,跟他产生情感的共鸣,无论对女孩还是对消费者都可以获得成功。

  不久前看完美国退役总统奥巴马的演讲,抛开业绩不谈,抛开中美关系不谈,奥巴马不仅人长得帅,而且是一个情商很高的人。虽然候选总统特朗普被各种黑化,其实多少了解一点他的人也得承认,这个人情商也不低。而一位外国元首在盛赞习近平主席时,也同样谈到了这一点,即他也是个情商很高的人。

  应该说任何组织的领导人除了具有非凡的工作能力外,情商几乎是一把重要的标尺。而在互联网时代,企业家的情商管理更应该提到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上。

  情商的价值

  情商(Emotional Quotient)通常是指情绪商数,简称EQ,主要是指人在情绪、情感、意志、耐受挫折等方面的品质。总体来看,人与人之间的情商并无明显的先天差别,更多与后天的培养息息相关,也就是更多强调人作为社会动物的交互属性。它是近年来心理学家们提出的与智力和智商相对应的概念,提高情商实际上是把不能控制情绪的部分变为可以控制的情绪。

  从最简单的层次上下定义,情商是理解他人及与他人相处的能力。戈尔曼和其他研究者认为,这种智力是由五种特征构成的:自我意识、控制情绪、自我激励、认知他人情绪和处理相互关系。目前,情商越来越多地被应用在企业管理上。对于组织管理者而言,情商是领导力的重要构成部分。

  很多知名企业家都高度认可情商的作用,并给予了非常清晰的阐述。联想集团总裁柳传志说:“作为一个企业家,要想把企业做大做好的话,情商还是要高的,就是要有宽阔的胸怀,要能很好地容忍、用人,能够让利,能够严格要求自己,以身作则,才能很好地建立起企业文化。”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也说:“一个人要成功,靠情商;一个人要不败,靠智商。成功有时候你情商很高,搞定一个人,搞定一个机会,也许你就起来了。但是你要不败,一定是靠智商,智商就是你要不断学习。智商低的人,没有人愿意跟着你干的;情商低的人,是没有办法管理一批智商高的人。智商高的人有时候是很难管的,你如何用情商?这个情商不是跟人斗。

  一个老板要成功,绝大部分要有三个商,第一情商,第二智商,这两个之外,还有一个爱商,大爱之商。如果没有对未来、对社会、对人之间有一种爱心的话,真正的人才不会跟着你的。这三个商合在一起,你才能成为一个领导者。”

  如果可以在企业中成功地运用情商技能,就会产生以下效应: 增加销售额、提高顾客满意度、提高人才保留率、改善内部交流、扩大市场份额、增强股东信心以及优化企业组织气候等。但组织情商构建的关键核心还是在企业家个人。

  互联网时代的高情商

  互联网的特征不仅仅是传输力迅猛、碎片化、互动强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它真正强调了以人为本,是更为高层次的社会存在方式,直指人心。

  情商本身就是作为一个社会人与他人打交道时的重要能力的体现。而互联网会将这种表现激发或呈现到极致。互联网的商业运营模式对此非常认可。曾经的创业红人马佳佳有一番观点值得深思。她认为,传统企业的打法拼实力,互联网思维拼情商,怎么用魅力,会说话,长得帅,懂女人,女孩就跟你走了。要做的不是占领人的时间,也不是占领人的精力,而是要占领人的心智。

  互联网思维是要能打动、抓住用户的心,跟他产生情感的共鸣,无论对女孩还是对消费者都可以获得成功。不要征服你的用户,而是要让你的用户爱你。企业家在互联网中的形象生存同样如此。相对于企业,互联网更看重个人的影响力。因此越来越多的企业家遨游其中,孰不知就变成了各自情商的大比拼。

  互联网所需要的快速反应、快速判断迫使企业家们不总是在作秀、规划、设计之后而有所作为,个人的本性、特征往往会成为主导,时不时地喷涌而出。所以在互联网时代,锤炼企业家情商时还要特别加上一条:媒介素养。

  《中国企业家》杂志曾做过一项中国企业家的公众形象调查。调查报告显示,中外企业家在总体形象得分上差距较大。中国企业家较为缺乏的是气质、公信力和个人魅力,这恰恰是属于情商表现的内容。

  而企业家形象在很大程度上是媒体建构的形象,缺乏利用媒体资源的意识和能力是导致中国企业家形象不如外国企业家的原因。

  事实上,国内很多企业家对如何能够在媒体上为自己加分的理解还比较浅层次,还停留在收购媒体、收买媒体,靠语不惊人死不休博取眼球。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最近就一发而不可收拾,先是“定个小目标,比如一个亿”,再到“清华北大不如胆大”,以及前赴后继的原格力集团老板董明珠、高调秀恩爱又塑造自己悲情创始人形象的万科集团创始人王石。套用情商自我意识、认知他人情绪和处理相互关系的描述,媒介素养岂不是情商表现的另一个晴雨表,因此情商管理真的是企业家素养修炼的必修课。

  构建情商管理机制

  对于企业而言,情商管理如何可以深入组织之中当然是一件幸事。比如,首先要构造组织基本的情商管理机制,像企业要有专人负责情感情绪管理,管理人员要懂得情感情绪发生发展的规律,并且懂得情绪控制的方法。但这一些都不如将企业家打造成高情商人群来得更为实在。

  一项调研结果很值得我们继续思考,尽管这个结论出现在十年前。在2005年底至2006年初曾进行过一次中美企业领袖的情商调研。调查结果显示,美国企业高层领导人的情商略高于中国同级别领导人。

  这就意味着,为了制定出更好的决策,美国企业的高层领导人更具备整合思维与感觉的能力。

  不过,从情商调查的各项胜任力指标分数看来,中美双方均无处于“脆弱阶段”的情绪胜任力,这表明双方都具有健康的情商能力。而情商测试显示,中美两国企业高层领袖的分数较为平均,双方在“情绪模式识别”这项胜任力上 — 也就是在了解和识别自我及他人情绪发生起因、路径及结果的能力方面旗鼓相当,而且二者在“追求超我目标”胜任力方面显现出了较高分值,且分数几乎相等。

  但是,二者在“选择情绪”方面的能力存在较大差距,美国企业高层领袖在这方面的情商较中国同级别领导人更具优势。

  选择情绪是跳脱束缚我们的情绪惯性反应,进而可以自主并自由地选择采取能够顺利实现目标和愿望的行动模式。它包括因果思维、驾驭情绪、运用内在动力、乐观思维修炼等指标,其中乐观思维修炼是指在遇到艰难挑战时,能够转换方式自主运用乐观思维的能力 — 这一能力对于正面临经济快速增长而带来巨大压力的中国企业领导人来说,意义更为重大。

  从某种意义上,情商不是一蹴而就的东西,也不能仅仅依赖个体的努力,它需要一代代人的累积,一代代人的转变。但将植根于人心的情商逐步提升,是未来必须更加努力达成之要务。